中國高校之窗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評論】用優質學科資源涵育拔尖人才
  • www.zzgdqj.tw
  • 2019-06-03
  •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中國高校之窗

讀大四時,南京農業大學農學院學生張笑凡,就收到了中科院遺傳與發育生物所的錄取通知書,作為直博生,她將在那里完成至少5年的研究深造。就讀“金善寶實驗班”的她,對這個結果并不意外,笑著說,自己的“科研大腦”在大二時就被“撬”開了。

依托一流學科培養一流人才,將優質科研資源轉化為人才培養優勢,南京農業大學早在1996年就開始了這方面的改革探索。在南京農業大學副校長董維春教授看來,農業現代化建設中,確保“拔尖創新型學術人才”的持續供給是涉農高校的重要使命。學校通過“本研貫通、寓教于研”,將一流的師資隊伍、科教平臺和教學資源源源不斷地投入到人才培養之中。

本研貫通:選拔優秀本科生進實驗室“游學”啟蒙

“小‘RNA’(核糖核酸),只占據了基因編碼的1%,卻可以調控其他基因的表達,是控制植物生長的關鍵組成。”張笑凡說,大一參加實驗室“游學”時,師姐的一句簡單介紹,猶如一顆無意中投來的火種,點燃了自己的科研之焰。

她所說的實驗室“游學”,是南京農業大學針對拔尖創新型學術人才培養,面向全校最為優勢的作物學和植物保護學科的優秀本科生,推出的一項改革舉措。教學改革項目參與者、南農大農學院院長朱艷教授告訴記者,此舉先選“好苗子”,緊接著就是實驗室輪訓科研“啟蒙”、一對一學術導師“領進門”。

從2009年開始,南京農大面向所有新生選拔“金善寶實驗班”,按照10∶1的比例挑出“底子好、愛科研、善思考”的優秀大一新生。結合其專業興趣,大一下學期就將其分組,派到一流學科所在的重點實驗室接受輪訓。

“實驗室輪訓的目的是‘學術啟蒙’,讓抽象的‘學術前沿’在大一新生面前變得可觸可感。”朱艷介紹,對于大一新生而言,“光說不練”的“前沿”是模糊的、抽象的,而進入到實驗室,會有師兄師姐告訴他們手頭正在做的實驗是什么、要怎么做、目前進展到什么程度,遭遇到了什么瓶頸,這樣就將抽象的“前沿”變得可觸可感。

張笑凡笑稱,在自己的科研大腦被撬動后,追隨著這道“光”找到了自己的“學術導師”、擅長用生物信息學的方法探索小RNA領域的黃驥教授,并最終將畢業設計的選題扣在了這個方向。

大一下學期實驗室“游學”,大二上學期選定導師、明確方向,和“金善寶實驗班”大部分學生一樣,張笑凡進入研究性學習比普通的本科生快了好幾個節拍。

“原以為只是掛個名、做做實驗室小助手,沒想到,導師是動真格的。”選定導師后,張笑凡“冷不丁”地開始了與研究生們一樣的科研節奏。

每周一次的研討會,交流學術動態、討論實驗進展、閱讀全英文文獻。張笑凡逼著自己去閱讀《自然》《科學》等頂級學術期刊的最新研究成果,和師兄師姐們一起去“泡”國家重點實驗室,在導師拋出的刁鉆問題中一個個地“打怪升級”……張笑凡說,她這只被“趕上架的鴨子”,竟然漸漸地感到了“春江水暖”。

“在研討會中,很大一部分本科生的表現超過了研究生。”朱艷表示,本科期間,讓本科生完全主導研究不現實,但是可以扎實掌握研究方法、快速進入學術狀態。在拔尖創新型學術人才的培養中,我們鼓勵學生在高水平科研平臺和導師指導下,圍繞一個選定的研究方向開展科研訓練、畢業實習直至研究生階段的學習,真正地將“本研貫通”起來。

寓教于研:專業課程群構筑“師生學術共同體”

“既然是調控植物生長的關鍵組成,小RNA在干旱、低溫等脅迫環境下,就應該有差異表達。”大三的一次研討會上,張笑凡提出了自己的研究假設。

“問題提得不錯,但需要用生物信息學的方法去看看這是不是一個‘真問題’,然后做實驗去證實或者證偽它。”導師黃驥當即給出了進一步研究的建議。

“生物信息學”是黃驥教授面向全校本科生和研究生開設的“教授開放課程”。這是一門典型的前沿交叉課程,打通了作物學與信息學、生物學的知識聯系,教學生如何用編程語言去解決生物學問題。

“教授開放課程”是學校為教師們量身定制的一種特殊課堂,要求教學者根據自己科學研究的最新進展或者技術推廣的工作內容,結合教學要求,面向本學科或相近學科學生開設的研究型專業教學課堂。在南京農業大學,入選國家“雙一流”建設學科的作物學,以及進入ESI全球1‰的農業科學、植物與動物科學學科中,這樣的“教授開放課程”每年能開10門以上。

“這門課難度不小,對于教師而言,要把最前沿、最具實踐意義的內容放入課程,對于學生來說,要想跟得上節奏,課后也得多花功夫。”黃驥說。在“程序員”的世界里摸爬滾打了一年多,張笑凡成功地使用編程的方法,找出了脅迫環境下小RNA的差異表達。

如果說黃驥的課打開了張笑凡發現科研問題的一道大門的話,兩門選修課“基因編輯”和“基因組學概論”則幫助張笑凡打開了另一扇窗。而這兩門前沿課程的設置,得益于農學院在全校范圍內率先開始的“課程組群”建設探索。

以往,某一門選修課往往是多個教師來講,教師們年齡層次、知識結構、專業方向不同,常常都是耕犁好自己的那塊“承包田”,沒有大綱、沒有監管、沒有交流,幾個教師的課程之間常常“脫節”。

農學院作物育種學課程群負責人洪德林教授說,2010年開始,農學院組建起專業課程群,重組教學團隊,選拔教學、科研做得好的多位“長江學者”等擔任首席教授,老、中、青三代教師一起坐下來商討教學大綱怎么定、內容怎么選、課程怎么講、考試怎么考,確定與時俱進的教學模式,構建起核心知識、提升知識、實驗知識和實踐知識相結合的完整的專業知識體系。

經過重新梳理的“課程群”前移了學科前沿知識,學生在本科后期就可以選修研究生課程。張笑凡實驗中用到的“基因編輯”前沿技術,就是在課程群討論中,一位青年教師結合現代農業的研究趨勢,提議必須加入的。

“拔尖創新型學術人才”項目參與者、南京農業大學植物保護學院副院長葉永浩教授告訴記者,目前,學校已經組建遺傳學、作物育種學等11個專業課程群與教學團隊,作物遺傳育種、細胞遺傳學等全英文課程、雙語課程11門,生物信息學、表觀遺傳學等國際專家短期課程3門,以院士、“長江學者”等名師為核心,構筑起了氛圍濃厚的“師生學術共同體”,探索研究性教學。

走向前沿:“三段式”培養拔尖創新型學術人才

在董維春看來,“拔尖創新型學術人才”的培養就是要面向世界一流水平,發揮研究型大學優勢,服務中國農業農村現代化和鄉村振興戰略,培養能夠解決現代農業重大理論問題的卓越人才。

“我們的改革扣住三個問題,在高等教育后大眾化階段中如何實現精英人才培養?在研究型大學建設過程中如何強化研究性教學方法?在教學科研耦合關系中如何將優質學科資源轉化為人才培養資源?”董維春告訴記者,學校從1996年開始,在優質學科資源匯聚的兩個學院——農學院、植物保護學院率先試點,目前已逐步建立起側重“科研體驗”的本科教育、側重“科研實踐”的研究生教育,直至側重“學術職業訓練”的青年教師培養,三階段一以貫之的創新人才培養鏈。培養后期更加注重國際聯合培養與科研合作,引導青年學子走向國際學術前沿。

植物保護學院“青年千人計劃”學者、國家特聘專家董莎萌教授就是三段制培養立交橋的全程體驗者,2003年本科畢業后,經5年碩博連讀獲得了博士學位,其間通過相關項目到加拿大農業部聯合培養一年,博士畢業后又到英國某實驗室合作科研3年。目前已留校任教的他,非常注重并善于引導學生走向國際前沿,用他自己的話說,角色“從國際交流的橋上行者變成了護橋人”。

在農學院,80多歲的蓋鈞鎰院士多年來堅持給本科生講授專業導論,親自參與國家精品在線課程的視頻錄制;陳佩度教授60多歲仍擔任本科生的班主任,積極培養學生的科研興趣;學校擁有的國家級重點實驗室、國家級教學科研平臺,全部面向本科生和研究生開放;近5年來本科生科研訓練、畢業實習、研究生課題幾乎全部來自省部級以上科研項目。

黃驥介紹,從“拔尖創新型學術人才”改革試點開始,累計18屆學生受益,涉及本科生、研究生共2000多名。張笑凡所在的“金善寶實驗班”,72%的學生繼續攻讀研究生,100%讀研學生被“985”“211”高校和中科院等高水平學術機構錄取。

“拔尖創新型學術人才”如何評判?董維春認為,在三段制人才培養過程中,本科階段是“涵養期”,即側重于科學素養、創新能力的涵養與內化;研究生階段,特別是博士階段,是“表達期”,能夠在導師指導下相對獨立地解決重大理論問題;青年教師學術職業訓練階段,則是“延伸期”,在10年左右的時間內產生系列研究成果,表現出明顯的拔尖創新能力。

經過20多年的改革探索,南京農業大學農學院和植物保護學院,已經涌現了一大批在學術界嶄露頭角的青年才俊——近6年培養的博士生在《自然》《科學》等頂尖學術期刊發表論文36篇,學校近年來兩次入選“中國高校十大科技進展”和一次入選“中國科學十大進展”的重磅成果,第一作者均為在讀博士生。

與此同時,學校還通過“鐘山學術新秀”計劃等方式追蹤青年教師的學術職業培育,培養未來10年的學術帶頭人。該計劃實施的6年間,3批“鐘山學術新秀”近百人中,已有30多人晉升為教授,晉升教授時平均年齡為34歲。

《中國教育報》2019年06月03日第1版

中國高校之窗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中國教育電視臺特約合作網站
中國高校之窗  京ICP備12005367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

3d怎么判断开组三组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