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校之窗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一場跨越四省四校的慕課實驗
  • www.zzgdqj.tw
  • 2019-06-12
  •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中國高校之窗

清華大學教授于歆杰是中國慕課領域第一批“吃螃蟹的人”。2013年慕課在國內興起,他率先建設了清華大學首門慕課“電路原理”。建課的同時,于歆杰在清華大學、南京大學、青海大學和貴州理工學院同步啟動了基于慕課資源的混合式教學改革項目,探索在高考入學成績相差近300分的高校中,利用慕課資源進行教育教學改革。

“傳統意義上,其他高校對來自清華的教育教學改革經驗往往表現得‘高山仰止’,言下之意就是‘由于你們的老師和學生都太厲害了,你們的經驗在我們這里不好使’。是否有一種普適的方法,讓不同類型、不同層次的高校都能應用優質的慕課資源,來改善自己的教學質量?我們必須在推廣、應用中去探索。”對于把上課當科研的于歆杰來說,這是一項嶄新的、充滿挑戰和吸引力的研究工作。

清華慕課在二本院校開花結果

貴州理工學院教授陳燕秀還記得,2014年7月,得知自己的“電路原理”課被選中參加于歆杰主導的教學改革時,她的內心是不愿意的。

在貴州理工學院,教師長期面臨著同樣的難題:二本層次學生學習能力不夠,課堂知識接受困難,學習體驗差。學生從聽不懂課發展至不聽課,少數人甚至放棄學習,學校教學狀況不斷下滑。

“改革是趨勢,但以慕課的方式進行改革,我們是零案例、零基礎、高壓力,怎么改?而且,我們一所新建二本院校怎么跟其他三所高校比?”陳燕秀心里犯嘀咕,本打算敷衍一下,但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于歆杰來了。

“當時慕課剛在國內興起,清華大學是最早做慕課的,于歆杰老師向我描述了半天慕課是什么、該怎么用。”陳燕秀說,“可我腦子一片空白。”

于歆杰給陳燕秀上了一堂示范課,把清華的慕課資源留給了她。與此同時,項目在清華大學、南京大學和青海大學同步啟動,每個月,四所高校都要遠程開會,談各自的困難和收獲。

“引入了人家的經驗,就不能再用過去的方式教了,而且不能每次開會都說沒有進展。”紅了幾次臉后,陳燕秀認真了起來。

事不行不知難。最開始,陳燕秀在課堂上給學生放清華的課程視頻。盡管有“名校名師名課”的光環加持,大部分學生的反應卻是“一腦袋漿糊”。

“聽不懂,學起來很吃力,清華的課程我們怎么可能學得會?”貴州理工學院2013級畢業生高啟龍回憶當時,用“很抵觸”來形容班里同學們的心情。

“光放視頻看來不行,得改。”陳燕秀向于歆杰要來了清華的課前導學材料,每堂課隨視頻一起發給學生。

這樣上了一兩次課后,學生的反應又打破了陳燕秀的幻想,“4個試點班,200個學生,90%的人沒有預習”。

通過座談,陳燕秀發現,“清華的導學材料難度大,學生依然看不懂,必須得開發自己的導學材料了”。

陳燕秀隨即設計了更有針對性的導學材料。新導學材料里有大量填空題,學生觀看視頻時就可以很容易地完成。同時,陳燕秀改革了翻轉課堂模式,把重要視頻截成小段,每節課講到重難點時播放相應的短視頻,并就視頻內容向學生提問、組織學生討論,引導學生的自主學習習慣。

在此基礎上,陳燕秀逐漸開發出適合于本校學生的課前導學材料、課堂討論課件等系列教學資源。導學材料的內容和形式逐漸從填空題到簡答題再到分析計算題,對學生能力的培養也從關注發現關鍵信息能力到歸納總結能力再到知識應用能力,有效提升了學生的學習效果。

再后來,陳燕秀引入“雨課堂”智慧教學工具,學生掃碼進入平臺后,教師可以根據實時預習情況進行課堂教學設計,課上還可根據需要給出各類測試題,檢驗學生學習效果,根據答題統計數據判斷學生知識掌握情況和薄弱點,教學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大為提升。

為了跟上課程的節奏,高啟龍慢慢習慣了課前看視頻20分鐘、思考1小時。除了課堂學習外,他每周花在預習復習上的時間大約有6小時。

中國高校之窗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中國教育電視臺特約合作網站
中國高校之窗  京ICP備12005367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

3d怎么判断开组三组六